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
华奥星空 体总网

空中技巧深度超历届 梯队建设显成效求稳是目标

2010-03-01 07:17:00 来源:华奥星空 编辑:丁丁

  华奥星空温哥华2月28日电(记者一索)在上届冬奥会中,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拿到了1金1银,本届温哥华冬奥会上收获2银3铜的成绩在奖牌总数上超越了都灵。虽然韩晓鹏预赛落地失误出局、李妮娜遗憾错失金牌,但中国八人比赛七人进入决赛,集团作战的优势和年轻人的迅速崛起令我国空中技巧队不但保持着世界强队的名誉,总体实力比往届都强,90后小将们凭借自信和勤奋将在未来铸就更大的辉煌。

  小孩成大器,人才梯队建设显成效

  上届在都灵,中国虽然获得1金1银的成绩,但当时的四朵金花平均年龄比本届要大,其中还包括1998年长野冬奥会银牌得主、第三次参加冬奥会的徐囡囡,赛前并不被看好的韩晓鹏意外夺金对中国多少也是一个惊喜。而本届的中国自由式团体强势则是上届未有的一个事实。

  首先,本届冬奥会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是满额获得席位参加温哥华冬奥会的,女子预赛中,“雪上公主”李妮娜以第2名晋级决赛,郭心心、程爽和徐梦桃也分别以第3、第4和第8名顺利晋级。男队刘忠庆、齐广璞、贾宗洋也纷纷晋级,只有卫冕冠军韩晓鹏因为落地踩到雪坑不幸摔倒无缘决赛。

  八人参战,七人进入决赛的“集团优势”体现出我国在自由式滑雪项目的人才济济。98年徐囡囡首次获得雪上项目奖牌后,体育总局开始重视空中技巧的发展,这项更适合中国人开展的技巧性运动逐渐成为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重点项目之一。队员们开始辗转于训练基地和欧美赛场之间,大量系统的体能、力量训练,以及在水中完成的各种训练为运动员的成长提供了技术支持。

  现在中国队90后的小将很多是盐湖城之后开始进入本项专门训练的,队伍不再单单是老将和1980出头的李妮娜、韩晓鹏,此后不断涌现的87年出生的程爽、90后的齐广璞、贾宗洋和徐梦桃也被先后招进队伍,年龄梯队逐渐形成。随着经费的逐渐宽松,“走出去、请进来”的政策实施,小队员们在世界大赛中开始大展身手。比如,齐广璞从2006年起到现在参加过12次世界杯的比赛,共有3次获得亚军。在长春和加拿大站夺冠的小将贾宗洋更是被外教达斯汀的眼里中国队未来的希望。

  而且,小队员的成熟在时间上也比李妮娜、韩晓鹏、郭心心等第一批名将更短,走的弯路更少。以前的运动员由于训练条件不好,没有经验需要自己不断探索,郭心心甚至要和男队一起练三周跳。而年轻队员们在大哥大姐们的带领下用了更短的时间成熟起来。即便在地方也不乏优秀的教练,比如已经退役的徐囡囡就选择在沈阳体院为中国队培养后备人才。

  在温哥华,中国小将们均挺进决赛,中国自由式滑雪队教练纪冬认为对于几个90年出生的新人来说,现在正是他们冒出来出成绩的时候。而集团作战的好处远不止于此,第三次参加冬奥会的李妮娜在预赛后认为,自己的夺金压力已经被四位中国选手平分了,有队友互相鼓舞,男女队都不再像韩晓鹏在06年那样作为“黑马”孤军奋战。

  男子比赛中刘忠庆最终凭借两跳242.53分的成绩为中国队收到一枚铜牌。贾宗洋和齐广璞虽然无缘奖牌,但两人分列决赛第六、第七,首次参加奥运会就表现出自信稳定的品质,令人欣喜。赛后两人也纷纷表示比赛中基本发挥出了自己的最高水平,对于结果很满意。

  女队中,李妮娜依然站到了亚军领奖台上,郭心心获得第三,而首次参加冬奥会的徐梦桃虽然在第二跳出现失误最终遗憾错失奖牌,但敢于启用高难度动作冲金,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让人眼前一亮,她在预赛中的第一名成绩和4.175的高难度让人对李妮娜选择退役后中国女队依然充满期待。

  难度不是解锁钥匙,切莫拔苗助长

  男子决赛后,一些国内媒体撰文称中国输在了难度上,并武断地认为要想下届有好成绩需要不断上难度,因为我们虽然落地平稳但启用的4.525难度比起获得第二名的美国选手彼得森的4.9要显得过于轻松。然而,这个“技不如人”的观点对于中国小将有失公平。

  首先,中国小将和对手年龄差距明显,大赛经验和时间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经验在比赛中占的比例非常明显,获得冠军的白俄罗斯名将阿列克谢已是四朝元老,而且第二名美国选手彼得森也比贾宗洋和齐广璞要大出快10岁。贾宗洋赛后表示对于美国人4.9的难度自己“没练过,也没有能力去做。”是否要在此后的训练中加高难度,还要跟自己的教练商量再决定。

  稳定性在这种偶然性很强的比赛中至关重要,正如贾宗洋所说:“我们动作质量做好了同样能得高分。4.5的动作打到最高能打到130左右。”

  四年前在都灵,韩晓鹏第二跳难度系数甚至低到了只有4.175,不如最后获得亚军的达辛斯基的4.425,更不用说世界杯总决赛冠军佩特森的4.900,韩晓鹏恰恰就是用这个难度稳定落地击败了对手。当时韩晓鹏赛后就表示:“(4.175)这个动作让我非常舒服,带给我更多的自信。”

  现在的中国男队与4年前相比强出很多,几名选手难度都一样,也都有希望争得冠军。落地不稳是他们在本次比赛中没有赢得高分的最主要原因。而男子决赛难度动作最高的美国选手帕特森并没有问鼎,夺冠的是难度系数和中国选手相同但发挥更为出色的白俄罗斯人。

  所以中国年轻选手当前迫切需要的是更好地把握和稳定现有的动作发挥,而不是一味冲击难度。贾宗洋就表示首次参加奥运会在动作稳定性和质量上有待提高。

  刘忠庆也同意年轻队员为备战下届奥运会在难度动作方面肯定会有储备的,但在现有动作尚未完全练熟的情况下就早早提及涨难度未免“拔苗助长”,更何况如贾宗洋所言,高难度动作一定要根据自己能力来做,“如果能力不足很容易受伤。”自空中技巧危险性很高,运动员受伤也是家常便饭,如果动作不规范,身体姿势、重心调整不好,落地时受伤不可避免,而伤病是减损运动员比赛生涯最大的隐患。

  对于空中技巧队下个周期的发展方向,教练纪冬认为男子的难度已经足够高,女子虽然还有上难度的空间,但整个队伍的首要目的还是要加强质量和稳定性,其次才会考虑难度。他说:“从这个项目的长期发展来看,裁判未必会喜欢难度最高的动作。”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